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谢宜兴的诗,诗是对感悟价值的肯定--读谢宜兴的
谢宜兴的诗,诗是对感悟价值的肯定--读谢宜兴的

诗是对感悟价值的肯定——读谢宜兴的《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在线读诗87】

文/我是圆的

.

《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

诗/谢宜兴

.

你也许会想到某些隐秘的

乳房和甜蜜的乳汁

当你看到我现在写下橡胶树

可你是否想过:我就是其中的一株

“我们直直地站立,仿佛只为

等待谁对我们下刀子”

橡胶树把自己忍得越来越高

但宰割依然不可避免

是前世有过什么罪孽吗

这辈子被判处一生凌迟

一年一年,一刀一刀,一滴一滴

疼痛与血,谁更加粘稠

如果橡胶树能开口说话

它会告诉你胶乳是一种怎样的血

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

“也许因为它愿意放血,所以

才逃过了电锯斧斫。”也许

这就是生存法则!我摸了摸胸口

可谁能抚平那么多伤痕,

谁能藏起那些跃跃欲试的

还没下水的割胶刀

——《哈雷主编《诗歌榕城》P164》

.

我是圆的赏析:诗是对感悟价值的肯定。一般的人到橡树林看割胶,“也许会想到某些隐秘的/乳房和甜蜜的乳汁”,但诗人则不同,他看到的是一群为了生存而“愿意放血,所以/才逃过了电锯斧斫”的人。他们生存艰难,“一年一年,一刀一刀”的,被“割胶刀”反复地切割。弱肉强食,从写作的安排上说,《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分5层。第一层从开头到诗的第6行。写被“被判处一生凌迟”的人,在“等待谁对我们下刀子”。第二层,从第7行开始到第10行,正话反说,含蓄地写对“被判处一生凌迟”的人尽管努力地忍着“把自己忍得越来越高”,但“宰割依然不可避免”的迷茫。第三层11到14行,刻画“一年一年,一刀一刀”的“痛”。第四层15至18行的前半句“这就是生存法则!”,揭示“把自己忍得越来越高”的“橡胶树”,之所以被反复割胶的原因和动物界里的命运法则。第5层,即18行余下的后半句“我摸了摸胸口”到本诗结束。在这一层里,我们的诗人用完全疑问的形式质问社会,把诗推向了高潮。同时也说明“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思想与写诗人的集体情感所发散出的感人魅力,令人动容。

《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很可能是一首有寓意的诗,但要彻底读懂它,还须读懂“被判处一生凌迟”的“橡胶树”,“割胶刀”等等几个关键词句。但限于学识,不得已只好把这些我也读不大懂的词句留由读者结合各自解读感悟,肯定是非,搞懂何为“伤心”的“白”。

2018-06-25 13:57:15初稿

===

诗歌作者:谢宜兴

谢宜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福建省诗歌朗诵协会副会长,《丑石》诗刊主办人之一。60后,福建霞浦人。已出版诗集《留在村庄的名字》《银花》《呼吸》《梦游》《向内的疼痛》。其中作品《我一眼就认出那些葡萄》入选部分大学必修课、选修课教材及高中语文选修教材。

===

诗歌赏析:我是圆的

我是圆的,本名陈丰。诗人,诗歌评论家。福建省自学成才者。福州福清市城头镇人。他出生在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黎升村塘池自然村一个普通家庭,幼年跟随大姨妈刘兰英在仓山区仓山镇联建村白鹭岭长大。做过农民、木工、泥水工、电工,商店营业员、采购员、核算员和多家报社的编辑记者、文化干部、政协委员、福州市晋安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福州市图书馆副馆长、福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副馆长、福州市文联委员、福州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福州市城市管理民评代表、政风行风廉政监督员,福州市群众路线教育督导组成员,民盟福州市委会参政议政小组成员、民盟福建省委社科委委员、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福州市鼓楼区作家协会顾问等职。1989年发表作品,1996年辍笔停止写作;2008年12月上网开博重归写作。已出版诗集《日子那边》《月圆月缺》《我把风留在了风中》《抚摸自己》《我是你的颜色》《时间之外》《在你的江南》《落单的幸福》《像鱼一样的鱼》等书;此外他还计划出版《书缘(随笔)》和《100人读100首——陈丰诗歌鉴赏》《诗歌陈丰》《当下福州诗歌导读》《陈丰评诗》等书。

涡阳县宾顺纺织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涡阳县涡北街道水牛羊行政村刘楼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