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人间值得是什么意思(他曾这样解释人间值得)
人间值得是什么意思(他曾这样解释人间值得)

曾写下《人间值得》,但人间终究失去了他。

12月27日,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作家黄孝阳因病去世,终年46岁。12月28日,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对外发布沉痛公告。

黄孝阳于1974年生于江西,系江苏省第三届、第四届签约作家,著有《人间值得》《人间世》《遗失在光阴之外》《网人》《时代三部曲》《阿槑冒险记》等多部作品,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人间值得》更是引发文坛关注。评论家何平认为,当许多作家的作品普遍流露出“缺骨少血”的萎顿气息时,《人间值得》却是坚硬的、“立”起来的,只此一点,《人间值得》即在文坛独树风骚。他还曾提出“量子文学观”,获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

黄孝阳去世的消息震惊了出版界,许多作家、评论家、出版人在朋友圈转发了黄孝阳于去年出版的长篇力作《人间值得》的书封,纷纷表示突然、叹息与悲伤。作家武黎嵩说,和黄孝阳最后一次晤面是在今年10月26日,“当日在新中国史会议上,孝阳兄发表了一篇关于口述历史的讲话,如演连珠。他是小说作家,平日不修边幅,一口浓重的江西口音,思维十分活跃,这些年一直在推动口述历史和非虚构写作的出版。”

作家范小青在接受采访时说,黄孝阳是因突发心梗而去世,江苏省作协会议正在召开,12月28日当天黄孝阳原本要参会,但大家都没看到他,噩耗传来,谁也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他才华出众,作品非常独特,做为出版人对基层作者特别支持,很多业余作者都很感激他。”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志权是黄孝阳的老兄弟,他在朋友圈如此痛悼挚友:“此刻我感到的疼痛,是拼图缺了一块的不甘与迷惘。我们将带着你的记忆,且活且珍惜。我们终将再见,在光阴的尽头,或者某个平行宇宙。”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胡晓舟是黄孝阳《众生:迷宫》《人间值得》两书的策划编辑,她刚刚签下黄孝阳的新长篇《队伍》,她说:“起风了!寒风朗月,泪目对着和孝阳老师的对话框,对着他的作品。有这样真诚、有温度的人,有这样痴迷、热爱小说艺术的人,有这样为文学创作奉献了才力和心血的人,人间值得!”

黄孝阳生前作品中的吉光片羽,也被人们纷纷转发,成为更多人理解孝阳的一把钥匙。

他曾提出“量子文学观”,立足量子物理学来认识文学的使命功能:我们所处的宇宙在最根本的层面上遵循量子法则,而文学不仅能完成自身叙事(主要是抒情与修辞),也可对各种不断精细化的学科及知识体系进行叙事,让栖身在“知识洞穴”里的人能够彼此理解,形成共情与对话——沟通就是生产力吧。

基于这样的理解,他也确立了自身写作的坐标:我最大的乐趣是对人进行叙事,在这个由科技与资本建构的世界,发现美与激情,重新审视爱与恨,对抗滞重与虚无,构建一个人的乌托邦。他对当代文学、对自身潜能充满雄心:“一个时代的星辰,并不足以照亮所有时代。文学艺术不存在着一个确定的永恒不变的形式或图景……你终将意识到,你与人类文明河流的关系,你将作为时代的一部分向前奔涌。”

△黄孝阳生前最后一条朋友圈

如今距离《人间值得》出版一年多了。对于“人间值得”这四个字,黄孝阳曾说:“‘人间值得’应该是很沉重的四个字。生来就是公主的人,倘若一生顺风顺水,优渥无忧,弥留之际慨叹’人间值得’则不免让人觉得少一份厚重与感叹。只有经历过不堪的人,只有经历过内心被黑暗侵蚀过的人,只有到过深渊里面爬出来的人,才可能说出这四个字‘人间值得’,我觉得才稍有一点重量,有一点质感。”

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艺绽

本期作者:路艳霞 关一文

本期编辑:关一文

本期监制:李红艳

流程编辑 吴越

涡阳县宾顺纺织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涡阳县涡北街道水牛羊行政村刘楼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