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你不用多厉害,你只要好好活下去
你不用多厉害,你只要好好活下去

作者:惊动 来源:《意林》

1

我是个不应该出生的小孩,我的母亲是个智商只有三岁的傻子。她记不住事,一个人住在破旧的老屋里。本家的几个叔叔伯伯偶尔会给她买点东西,邻居家的奶奶嫂子不要的旧衣服也会给她。

她就这样被众人拉扯到了十几岁,成为一个虽然脑子不行,但是样貌好看的傻子。村子里开始有男人晚上摸黑进入只有她一个人的老屋。

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她很瘦,又穿着不合身的大衣服,等人们发现时,已经没法把我打掉,况且她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根本不让旁人靠近。等到临盆那天,村里觉得好歹是两条人命,不能不管,我就这样被生了出来。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村里单身的男人,要么是很小的孩子,要么是独居的高龄老人。换言之,我的父亲是个有家庭的人。

我跟着一个傻子妈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有一天她出去摘果子,就再也没有回来。有人走到我面前说你妈死了。我茫然地看着对方,沒有任何反应。

“这不会也是个傻子吧?”

最后是刘奶奶把我带回家,是她给了我一口饭吃。

“造孽啊,你就跟着我这个老太婆姓,叫刘梦吧。”

刘奶奶原来是村里的老师,为了让村里的小学收我做学生,一大把年纪返聘回去接着上课。

我一个没有爸妈的野孩子,当然成了所有人欺负的对象。我听过所有难听恶意的话,挨过无数顿毫无缘由的打。2

在十一岁那天,我决定投湖去死。我一个人走到村口的湖边,深吸一口气,迈着步子往湖中央走去,我感受到水的阻力,说不上害怕,更多的是一种诡异的解脱感。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六步七步,水已经快要没过我的腰。

“嘿,摸鱼那小孩,你先回来,让一让行吗?你挡我视线了。”

我茫然地转身,顺着话音的方向看过去。浅滩上有个男生,他面前放着一个木架子,手里拿着根小棍冲着我挥手。逆着光我看不太清他的脸。我有些好奇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刚刚明明只有我一个人。

自杀这种事情,总归是不太愿意被人发现,万一我还没死透他就来救我怎么办?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回走。等走到他旁边我才看清,他手里拿着一根奇怪的笔,木架子上贴着一张纸,他在画面前的这个湖。

“我不是故意打扰你摸鱼的,只是你下水实在是太干扰我视线了,这样,我给你一盒巧克力赔罪。”

他不由分说地塞给我一盒巧克力,并撕开包装袋,然后把一个黑褐色的小方块塞进我嘴里。

苦,特别苦。我下意识地想要吐出来,但是我又看到那个精美的包装盒,我知道它应该挺贵,舍不得浪费。我就赶紧咬了两口然后吞进去。

“哎,你怎么吃这么快?不齁吗?你慢点吃。”他准备给我撕开第二块,我赶紧摇摇头拒绝。

“那行,先放在这儿,我还要画画,你没事的话坐在旁边看也行。”我点点头,坐在他旁边的小箱子上看他画湖。

嘴里的苦味退去,一种妙不可言的甜味涌上来,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糖。3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很专心,一直沉浸在面前那张纸上。我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小口小口地吃着巧克力。直到夕阳染红湖面,他才长呼一口气,把笔扔进小桶里。我抬头看向那幅画,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原本普普通通的湖面被他画得特别好看,我看着看着就哭了出来。我不懂得如何欣赏,我只是觉得我在那张画里看到了平静和祥和。

“喜欢这幅画?”我点点头。

“那送给你了。”“啊?”

“小妹妹你看,太阳落下去了还会升起来,但是人没了永远不会活第二次。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你今天吃到的巧克力、比你看到的这幅画更加美好的东西。你好好学习,这样才能去外面看一看。哥哥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啊,咱们能不能多给自己一些机会,等你觉得那些美好你都感受过了,你再考虑要不要活下去,行吗?”

他说的话我没有太听明白,但是我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我沉默了很久,小声地说了一句“行”。

他牵着我离开那个湖,走向了大路。“我住在市区的建华路,是来这里写生的,现在要去镇上了。你要记住答应过哥哥的事情,下次再见面,你要对我笑啊。”4

我的日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好过,但是我拼命地寻找着,寻找他说过的、值得感受的美好。

我去小山坡上看太阳升起的瞬间,我去看金黄的麦田,我去看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我认真学习,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没有钱去镇上念初中,刘奶奶年事已高,我也不忍心为难一个老人。就一直在小学读六年级。

十四岁那年,人生出现了转机。有个企业老板做慈善,来村子里挑选需要资助的贫困生。

刘奶奶拉着老板的手声泪俱下讲着我的身世,一边讲一边给他看我的作业和试卷。老板当即拍板,只要我念书,他愿意一直资助我,我读到博士都行。

在老板的帮助下,我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他不仅仅是在金钱上资助我,他还在精神上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我大学选了食品工程与科学这个专业,上学期间遇到了非常相爱的男朋友。毕业后顺利进入一家大企业,除去基本的生活开支,我把剩下的钱通通存了起来。

我有一个记账本,上面清晰地记录了这么多年老板给我的每一笔钱。我存够钱的那天特意请了假,带着银行卡去了老板家。

十几年过去,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中年人,已经开始逐渐衰老。我把卡递给他,跪在地上郑重地磕了三个头。他把我扶起来,我们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泪光。“你是个好孩子,我没看错人。卡我收下了,等你结婚的时候,爸爸给你准备嫁妆。”5

我辞了职,在建华路上租了一个店铺,我给它起名叫作“湖”,只卖巧克力。男朋友非常支持我,没事的时候我们就在家,研究怎么做奇奇怪怪味道的巧克力。

他递给我一块心形的巧克力,告诉我这是他新研发出来的味道。我咬开之后,里面是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他单膝跪地,“我很感谢那个在湖边递给你巧克力的男生。你独自长大的这么多年,辛苦了。以后让我陪着你,去体验所有美好的事情。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疯狂点头,下一秒那个巧克力味道的戒指就牢牢套在我的手指上。

我结婚的第二年春天怀了孕,每天睡到自然醒,下午去店里坐一坐。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开门,进来一个男人,手里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小男孩一进店就开始兴奋,不停地和男人说道:“哇!爸爸,这里全是巧克力!我都想要。”

我抬头,发现男人紧盯着墙上的那幅画。

他扭头,我看到了一张熟悉且陌生的脸。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突然又想起他说下次见面,我要记得对他笑,于是我用袖子擦擦眼泪,边哭边笑。

他看向我的肚子,柔声问几个月了,我答了月份,匆忙去泡了两杯热可可。

我们坐在店里聊了一下午,他们一家几年前搬去了别的城市,每年休假的时候回来小住一段时间。临走的时候我对小男孩说,这个店里所有的巧克力,永远对他免费。

“抱一下吧。”

“好。”

他轻轻虚抱住我,有风吹过,他松开手,让我赶紧回店里。

我站在店门口目送他们离开,又是一个夕阳西下的时点,光打在他们身上,也打在我身上。这时我的老公走过来,手里提着我前天晚上说很想吃的糕点。

你看,总会有光渡你过劫难。

(梁衍军摘自微信公众号“storybook”图/蝈菓猫)

请上wydclub.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

涡阳县宾顺纺织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涡阳县涡北街道水牛羊行政村刘楼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