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游戏鬼屋NPC的忧郁
游戏鬼屋NPC的忧郁

前情回顾:

邱萌勤工俭学,在一家游戏鬼屋扮鬼吓人,一面打工赚钱,一面念书。还差一千块就能给姥姥买一台滚筒洗衣机了。邱萌三岁,父母离异,她便跟姥姥一起过了。这一天是发薪水的日子,然而当一名游客走进来时,她瞬间呆住了,泪水决堤而出……

泪水无声地砸落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喂,白痴。你肠子都流出来了,话说我三十块钱花得真不值,你一点都没吓到我。”来人声音低沉,却略带一点痞气。

“林北秋!你浑蛋!”邱萌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句话,随后猛地扑入了那个人的怀里。

能喊邱萌白痴的,全天下也只有林北秋一个人。

高中的时候,邱萌被暗恋对象在众目睽睽之下泼了一身墨汁。她狠狠地踢了那家伙一脚,随后跑进厕所哭了一节课。在她哭的时候,有个人给她递了一条干净的毛巾。邱萌抬头,发现是一个留着刘海儿,笑容如阳光般和煦的男生。男生笑着用毛巾帮她把脸上的墨汁擦了擦,然后说道:

“白痴。作为一个女生,绝不能让男人把你弄得如此狼狈。”

在这个男生的笑容下,仿佛一切都被三月的阳光融化。她只说了一句话:

“同学,这里是女厕所。”

“Shit!”男生脸色瞬间变得如猪肝一般。

手术室里,只能听见邱萌轻轻的啜泣声:

“你个浑蛋!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你真的是要等到我头发白了你才肯回来吗!”

“萌萌,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林北秋当年高考落榜,他爸爸在美国给他找了一所大学。林北秋走的时候,说道: “三年。给我三年,学成归来,我就娶你。”

邱萌为了这个承诺,等了六年。

咖啡馆里。“萌萌,这次我回来,主要是因为一件事情。”林北秋用手指在他那杯炭烧咖啡的杯口不断摩挲。

“我想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

“请你务必要来,后天,我会来你家接你。”说完,林北秋转身离去。

在家里的卫生间里,邱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断对自己说道:邱萌啊邱萌,你还真傻啊。邱萌还是决定去参加林北秋的婚礼,因为六年前有个人对她说过一句话:

“白痴。作为一个女生,绝不能让男人把你弄得如此狼狈。”

第三天,林北秋如约而至。黑色轿车直接开到了邱萌的楼下。邱萌坐进车里,林北秋为她关上了车门。

车飞快地在公路上飞驰,林北秋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淡然。突然,右侧的逆行车道上突然出现一辆大货车,大货车竟然右转,而且不断逼近林北秋的车。来不及了!左转会撞飞护栏,护栏下是翻滚的江水。林北秋看了看副驾驶上的邱萌,邱萌一脸的惊恐。他一咬牙,猛地右打方向盘。

“轰!”巨大的撞击声中,大货车直接拦腰撞上了林北秋,她恍惚听到了林北秋说的最后一句话: “白……白痴,这……这次真的得说再见了。”

无边的大雨铺天盖地而来,律师在林北秋的墓前向众人宣读林北秋的遗嘱:

“根据林北秋先生在六年前留下的这份遗嘱,他将在他死后将所有财产的二分之一转移到他未婚妻邱萌小姐的名下……”

原来,这一切是他的安排。

结婚,是他为她精心准备的惊喜。

雨水混着邱萌的泪水,打在林北秋的墓碑上。

从此以后,人们都说,新开的那家鬼屋的手术室太恐怖了。如果你去了,你会发现,演技于邱萌的确多余。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

涡阳县宾顺纺织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涡阳县涡北街道水牛羊行政村刘楼村